交通困局,政府應強勢破局!

文章來源:澳門月刊
字體:
發布時間:2019-01-29 09:46:15
訪問量:

前言

     時間飛逝,很快到了2018年的尾聲,這一年澳門舉辦不少國際型賽事,吸引全球各地的游客紛紛前來觀光體驗,游客總數也一度逼近3500萬的新紀錄,然而無論是在地居民還是外來游客,從踏入澳門的第一刻,直接接觸的就是“澳門交通”,這一年,澳門各區的修路似乎一刻也不停歇,居民對于出行很多時候無從選擇;而《道路交通法》的修訂更是激發業界、民間的反彈聲浪,究竟在地理環境的客觀限制下,澳門交通出了什么問題?政府其實也做出了哪些努力?政府與民間的“交通對話”何時才能真正開始?

    一個基于澳門現實困境的對話,將有助于政府將信息陽光化,更好地讓民眾了解澳門的交通建設與改革;同樣良性的對話,也利于政府全方位聽取民意,科學化決策。所以一場“對話”,從本刊2018年最后一期“澳門交通年度報告”開始,邀請本澳、臺北兩地的政府交通咨詢委員、立法議員、交通社團領袖、青年代表、科技學界專家齊聚,為本澳交通指明問題與可以改變的方向。

    在第一板塊“民意觀察”中,澳門立法會何潤生議員回顧了澳門近20年來交通發展的積弊,提出如今的惡果是經年累月形成的,而針對這樣一個位居榜首的民怨議題,議員希望政府能夠充滿魄力盡速執行規劃,同時因應到港珠澳大橋通車、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等,要能做出具有前瞻性的城市總體規劃。來到第二板塊“基層呼聲”,澳門交通運輸業總工會湯澤森會長以最直觀的業界感受,分析這十多年來澳門的快速變化,希望政府能夠統計相關數據,做到科學施政,同時要謙卑傾聽民意,而非一刀切硬推出罰款等經濟手段,此外湯會長針對本澳人力資源不足,也提出了“活化銀發族”的想法。

    進入第三板塊“交通物流”,澳門物流與運輸學會古永強理事長提出本澳在尖峰和離峰時間段的交通感受差異非常之大,期待在人多、車多、路少的背景下,政府能大力推動綠色出行,同時針對港珠澳大橋等帶來的新契機,尋求與物流業界合作努力,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穩住腳步。在第四版塊“專業把脈”中,澳門特區政府交通咨詢委員會黃承發副主席將澳門目前的交通工具出現的問題逐一分析,提出以的士為首的亂象傷害本澳旅游城市形象,期待政府能夠加快行政,強而有力推動正確的政策,適時借鑒周邊地區的成功經驗。

    面對第五板塊“智慧運用”,澳門科技大學信息科技學院助理院長李建慶教授強調在全球智慧交通的發展趨勢下,澳門應該擺脫傳統舊思維,加快搜集基礎數據,有效分析,為制定政策提供理論依據,另外很多有關城市交通智慧化的討論已持續多年,久久不見政府行動,期待政府能加快行政效率,打破澳門目前的交通困局。

    在最后的第六版塊“臺北模式”,臺灣大學張學孔教授,也是臺北市多年的政府顧問,為我們分析了臺灣在二十多年中交通計劃的有效延續和不斷開拓,造就了今天臺灣四通八達且高度便利的交通網絡,其中各個站點的轉型與接駁做得非常成功,以臺北看澳門,張教授建議澳門應以輕軌建設為突破口,讓出路權,優化目前的交通網絡等。

    交通,是一座城市正常運轉的血液,我們期待在不久的將來,澳門交通網絡將有改頭換面的變化。

交通困局,政府應強勢破局

何潤生
澳門立法會議員,
中國政協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委員,
澳門街坊會聯合總會副會長

交通積弊,經年惡果而成

    近年來,通過不同的調研機構研究發現,無論在市政調查還是民生調查中,交通已成為居民首要關切的話題,也位居民怨榜首位,其次才是房屋、教育、醫療等問題。

    談及澳門的交通現實與困境,需要對回歸19年來的社會背景與交通發展背景做一個梳理分析與反思。總體來看,特區政府對交通向來并未足夠重視,放任自如。自2002年賭權開放以后,本澳各行各業高速發展,而澳門回歸近20年的時間是與中國改革開放的40年的后半段緊密結合,中央政府對澳門進行了強力的政策扶持,尤其是在澳門最為艱難的2003年SARS過后,開放了自由行政策,為經濟發展注入了人潮與活水。所以因為博彩業的開放,加之自由行,使得來澳游客數量逐年增加,現已逼近3500萬的大關,對澳門這座小城的旅游承載力帶來非常大的沖擊,直觀就會反映在交通承載力上。

    當游客踏入澳門土地,自然需要交通工具,團客可能多采用旅游巴士,散客、自由行客人偏重公交系統當中的巴士或者的士,因為過去十年政府浪費了軌道建設的黃金時期,致使無法發揮輕軌高運量與不占路權的兩大優勢,而如果軌道交通能盡早建好,就可以將來澳游客進行有效運轉,同時也釋放出現有道路給公共交通使用,奈何仍是“拖”字為上,目前只能看到2019年將開通輕軌凼仔段。

    目前,除了巴士外,各賭場都推出了發財巴(接駁車),五顏六色的車身將源源不斷的游客載向各娛樂場,發財巴的數量也與日俱增,量的增加勢必造成對路權的侵占,居民對此亦甚有怨言。在澳門的上班上學時段,居民充分感受到“逼巴士”的痛苦,很多站點上不到車,上車后也會遇到道路塞車的問題,因而導致高峰時期民怨異常大!

    這背后其實也是人車爭奪路權的無奈,因為當道路并未增加,其他不占路權的交通方式沒有進展,各種交通工具和行人爭搶路權的情況就必然存在。以的士行業來看,無論是居民還是游客都遇到議價、受氣,不規則行為等狀況,著實為的士行業的發展蒙上一層陰影,這是一個惡性循環。當居民無法感受到的士優質服務之時加上無法擠到公交車,自然轉向購買私家汽車或電單車解決出行問題。雖然天鴿臺風過后加上政府的嚴格控車,使得澳門汽車持有量相對穩定,但總體而言,仍處于偏高水平。

    如今澳門所見之處,幾乎整日在修路,不少圓形地亦大興土木,更積聚了澳門居民的怨氣。所以交通問題不是一時三刻形成,而是在常年不重視,不去立刻優化解決當時問題的過程中累積的,這也足以反映出政府的前瞻性不足,欠缺科學評估。如同我們在東方明珠段看到的擁堵一樣,立交橋的構想多年未推動,隨著港珠澳大橋開通后帶來的人流、車流,未來將會更加擁堵,但政府到目前為止,尚無拿出有力的措施來解決與預防,所以政府要為澳門交通亂象附上重要責任。

 

    實際的街頭觀察與居民體驗,就會看到政府缺乏整體的前瞻計劃,對于公共交通與軌道交通的配合發展并沒有清晰的認知,再到修路問題上更缺乏統籌與協調能力,讓居民出行無所適從,自然造成民怨沸騰。客觀來看,政府的交通事務局在過去其實是有推動一些工作,但因這些交通問題是陳珂舊疾,所以并不可能通過一任或者兩任交通局長就能夠完全短時間解決,需要逐步改善。

回歸“陸路規劃”,強化前瞻思考

    改變澳門的交通,就必須回歸到政府很早前頒發的《澳門陸路交通整體規劃白皮書2010-2020》,當時提出以巴士為主體的公交優先理念,強調軌道建設是澳門交通運輸的主干,步行等方式為輔助,來構建澳門交通網絡,澳門居民眼前一亮寄予了高度期待。十年的規劃即將到了最后的截止期,澳門交通大環境驟變,澳門巴士服務由原有的三間合并成兩間,政府亦未能在巴士合同屆滿前完成新巴士合同的各項細節工作,就這樣的紛紛擾擾一直圍繞著巴士。也因為政府一路以來的不作為,讓巴士的問題愈發嚴峻,無法較好地發揮功能。現今巴士路線很多都是迂回重復且班次不夠,快線亦并非點對點方式,不能夠完全滿足到現行的居民出行需求。

    所以居民期待能夠透過政府改革,讓巴士發揮到更大的作用,核心在于掌握現有路權。一個城市的交通承載力相對有限,當旅游巴、發財巴不斷增加,自然與巴士爭奪路權。如何釋放路權,又回到了軌道建設的死循環中。

    因此,如今要破澳門交通的亂局,必須加快軌道建設,更要做到與內地的軌道進行無縫對接。粵港高鐵的開通充分顯示出軌道交通的強大運載能力與高度便利性,未來澳門政府要盡快研究與內地合作,在城市軌道線已經由拱北口岸延伸至橫琴口岸的有利條件下,如何規劃澳門的輕軌線與橫琴口岸成功進行無縫對接,讓游客能夠便利、快速出行。

    不過,政府在試圖解決交通擁堵問題時,依然采用加價,一刀切的模式解決,沒有做好充分的咨詢,也沒有后備可以讓居民選擇的方案,就強力推行引發居民反感,從游行抗議到網絡上鋪天蓋地的怨氣,政府應作出檢討及反思。

    當政府掌握了全部的信息,就應該及時作出通盤考慮、廣泛咨詢與科學論證,從而推出政策,即使政策出爐也應與居民多方溝通,強化對政策的解釋和倡導,霸道強推最終拉低了居民對政府的信任。雖然交通困局無法一時三刻解決,但是澳門政府完全有條件去改變,時下最需要政府充滿魄力推動建設,加速改革。

    澳門被納入“9+2”大灣區的建設之中,是一程多站的重要的旅行點。以旅游城市著稱的澳門,交通更是關鍵中的關鍵,現在不是坐困圍城的時候,而應積極作為,利用多種工具構建系統交通網絡來分流、疏導。同時,更要整體來規劃,推動其他相關配套基礎建設。例如加速外環路的建設,澳門現今存在大量的十字路口、圓形路,很容易造成堵塞,尤其是從澳門半島前往凼仔、路環必須要經過一些鬧市區,造成車流增多,未來是否可以通過外環路的建設將無需在島內行駛的車輛直接轉移到外部,從而疏通交通壓力。

    而談及這一點,必須要提到跨海交通的加強。目前跨海交通依托于西灣大橋與友誼大橋,對于不少居住、工作分開在澳門半島與凼仔的居民而言,上下班高峰段異常塞車,影響到大家的工作與日常出行。因此第四條跨海大橋的動工迫在眉睫,它可以解決澳門與路凼之間交通運輸問題。如能通過A區的連接,就有效地將A區、北區與凼仔的北安地區成功相連,便于未來A區居民出行,亦可以疏通東方明珠段。 加上如果能連接港珠澳大橋的人工島,未來第四條大橋就可以有效地緩解港珠澳大橋可能帶來的人流、車流,解決A區出行問題以及跨海交通問題,實現多贏的局面。同時,我們研究團隊也提出了第五條跨海通道的建議,在于連接澳門本島的亞馬喇前地與凼仔,通道鄰近嘉樂庇總督大橋,未來如果是海底隧道等形式,可以實現兩個島之間直線最短距離的開通,避免經過多個圓形地遇到塞車的狀況。日前,政府終公布第四條跨海大橋于今年底前啟動招標程序,明年將動工;第五條跨海通道則確定以海底隊道形式興建,并將進行相關的設計及勘察。

    此外,又比如步行系統,目前澳門有焯公亭步行系統連接東望洋斜巷升降機及羅理基行人天橋,也將開展打通松山東西兩側的松山行人隧道接駁二龍喉公園一帶至羅理基博士大馬路的設計,方便居民往來新口岸區、中區、東北區。未來是可以推廣這些好的經驗到其他區域,適度解決人車爭路的難題,也呼應了社會多年倡導的“綠色出行”理念。

執行力,施政的最佳表現

    綜觀上述政府對改善交通困局的政策,總算有接受居民的意見,不過仍與居民的要求存有差距,政府應想方設法依期完成。好的政策是需要好的執行力和魄力。以東方明珠段為例,隨著港珠澳大橋開通,未來這一地段將可能更加擁堵。早前行政長官提及將興建一座行車天橋,通過立體交通的方式進行車輛分流。同時,啟動第四條跨海大橋的建設,如果能夠快速地展開建設,社會效益會更好。

    未來,包含A區填海的過程中有新建一座浮橋,浮橋在原有規劃中不會拆除,作為緊急使用,故而東北區域出現了一條狹長海域,未來這一區域可否通過填海方式來興建外環路,有效將關閘口岸和大橋人工島的車流、人流進一步疏導到這片相對空曠的區域,緩解塞車問題。同樣在建設的過程中,可以為居民修建一條休閑路,提升未來居民在這一片區的生活質量。

    這樣通過構建外環路、部分填海的方式來對澳門的道路進行擴容,且完全不會阻礙澳門半島居民日常生活,又何樂而不為。只要政府根據不斷變化中的情勢,包含大灣區的發展,A區規劃與建設的推進,適時調整,加上總體上的前瞻規劃與溝通,廣大居民是非常愿意配合政府的施政!

    所以類似加價這種“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交通治理策略是萬萬要不得的。政府與居民的溝通,尤其在交通問題上,要善用咨詢,更要及時回饋解釋,開誠布公地告訴居民施政的困難與挑戰所在,呼吁居民與政府一起來合作,一起來推動交通的改善,居民完全會來配合政府的陽光施政。目前的諸多咨詢,結束就一切結束了,沒有任何的回饋,突然間政府又拋出一項政策,對居民來說是非常大的情感傷害和沖擊。

    當然,政府要勇于去總結自己施政中的經驗教訓,更要開眼看世界,學習鄰近地區的成功方法。比如車位供給不足時,不是單純地加價或者縮減車位,而是應該思考通過什么樣的方式去增加車位,來舒緩車流。目前澳門具有幾百幅的空地,這些空地其實都可以去嘗試在一些老舊區域或者停車需求量大的區域做倉儲式的停車場,容易安裝且可拆卸,就能有效緩解現今舊區停車難的問題,其實就是一個共享停車的概念,國內不少城市早已如火如荼的推動。加之充足的商機存在,勢必有商家愿意積極與政府合作,加速建設的時間與進度。

    因此,我們期待一個能夠廣泛傾聽且有互動回饋的陽光政府,厘清自身責任,強化解釋倡導,才能把已有問題的“死結”逐漸打開。當然站在立法會的角色來看,法律上的角色也需要理清,在過去的一年中,立法會也在審議相關的交通法律完善。重中之重就是的士規章的修訂,將目前的亂象進行有效的規范,期待提升的士業的服務質量。

    還有,對于社會早有共識的醉駕、酒駕、危險駕駛的管理與處罰亦應加快相關的立法工作。

    隨著港珠澳大橋開通,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邁入更加快速的階段,對于打造世界旅游休閑中心的澳門而言,面臨人流、物流、資金流、信息流、車流等涌入的情況下,如何將壓力轉化為澳門城市發展的動能,大家仍拭目以待。政府更應高瞻遠矚,結合澳門的人口政策、城市發展方向、行業分布等制定整體規劃,提升這座城市的旅游形象與綜合競爭力。

'); })(); 玛雅幸运轮救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