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項目負責人劉啟芳:把心中的善化為舉手之勞

文章來源:中新網
字體:
發布時間:2019-07-05 09:41:45
訪問量:

  把心中的善化為舉手之勞

劉啟芳和團隊下鄉宣傳。本組圖片均由劉啟芳本人提供

  執筆: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王培蓮

  在事業上升期,北京人劉啟芳選擇換一個人生坐標。她帶著1歲多的女兒從北京搬到長春,從國內知名廣告公司合伙人轉變為公益項目負責人。

  6年前,劉啟芳開始擔任“吉心工程”心臟病公益專項醫療救助項目的總負責人。來自該項目的最新數據顯示:有12190名貧困的心臟病患者接受免費手術,恢復了健康和勞動能力,其中年齡最小的只有9個月。

  在女兒順寶眼里,媽媽做的是件“偉大的事”。

  2014年8月5日,吉林省多個政府部門正式啟動了“吉劉啟芳心工程”心臟病公益專項醫療救助項目。劉啟芳被介紹給“吉心工程”做品牌包裝推廣與落地,也因此成為這個項目的第一位志愿者。

  “吉心工程”目標是5年內募集1億元慈善資金,免費救助1萬名省內需要心臟病手術治療的新農合貧困患者。

  起初,劉啟芳計劃一邊工作一邊做公益。真正接手后,她發現“吉心工程”做起來并不容易,想要兼職是不可能了。

  不過讓劉啟芳欣慰的是,公司、丈夫和父母都鼓勵和支持她。公司愿意為她保留職位,并發動公司力量為這個項目捐款和招募志愿者。

  “吉心工程”的運行模式是以慈善募捐的善款,結合新農合以及大病保險,這樣對貧困患者來說,可以獲得完全免費的手術。

  “吉心工程”救助的病種包括冠心病、先天性心臟病、心臟瓣膜病、心律失常等心血管疾病。20多名來自意大利、德國、英國和美國等國家的外國心臟病專家為貧困患者實施支架植入、搭橋、換瓣、射頻消融術等手術。

  項目選擇的定點醫院——吉林心臟病醫院,實行臨床路徑與單病種定額付費。這種收費方式讓病人一住院就能先確定實際花費,避免過度醫療和過度用藥,大大降低治療費用。除去新農合和大病保險的報銷,平均每募集到1萬元,就可以救治一條生命。

  劉啟芳最初認為憑借十幾年做公益項目品牌包裝的經驗,最多也就在吉林省待兩三個月。沒料到,一個5歲小姑娘留住了她。

  當時,劉啟芳和女兒順寶在醫院遇到一個患先天性心臟病的5歲小姑娘。順寶給她棒棒糖,小姑娘收下后面無表情。

  劉啟芳好奇地問:“妹妹送你糖,你不高興嗎?”

  小姑娘說自己不敢高興,因為媽媽告訴她“一高興就會死”。

  “我瞬間有種揪心的感覺。”劉啟芳說,這個女孩本可以和順寶一樣,有個無憂無慮的童年。小姑娘1歲時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臟病,每年要住院一次,每次花費一兩萬元。但事實上,只需要一次徹底的手術,她就可以與正常孩子一樣生活。由于孩子的父母很難一次拿出十幾萬元的手術費,只能在她病重時入院進行短期治療。

  據《中國心血管病報告2013》和吉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的統計數據,每年約有10萬人患有心臟病,而接受治療的不到5%。“在農村,最怕生病,很多人有病沒錢治”,幾乎走遍了吉林省各個村屯的劉啟芳深有感觸。

  5歲小姑娘的這句話,讓劉啟芳決定去幫助這些患先天性心臟病的孩子,重啟第二次有質量的生命。“我們要在有能力和資源時,把心中的善化為舉手之勞。”劉啟芳說。

  她托管了公司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到“吉心工程”的各項工作中。因為有很強的統籌和策劃能力,劉啟芳被啟動“吉心工程”的相關政府部門推薦成為這個項目的總負責人。

  劉啟芳帶領志愿團隊制作了“吉心工程”公益廣告,在當地百姓常看的電視節目中插播,還定期給村醫和村干部培訓,讓他們幫忙傳播。

  有一次到村里宣傳,劉啟芳碰到了一位前來咨詢的拾荒老人,發現他們看不到電視,很需要幫助。于是,劉啟芳設計了集中的百日下鄉活動。

  每年7月,劉啟芳會帶著志愿者團隊下鄉宣傳“吉心工程”。項目啟動第一年,她每周有近一半的時間都待在村里。一年后,項目定點的吉林心臟病醫院平均每天接到100多個咨詢電話。

  免費的心臟病手術原本是件好事,但很多農民一開始卻覺得志愿者是騙子。為消除農民對項目的誤解,劉啟芳和團隊會多次到訪同一個村子,回訪患者術后情況。

  第一個回訪的對象是一位叫董明(化名)的中年人,患心臟病幾十年,因為怕花錢,從沒去過醫院。一次他病發嚴重,被家人送到“吉心工程”的定點醫院吉林心臟病醫院接受免費手術,董明心臟里裝了一個進口起搏器。

  擔心“體內少零件”的董明,盡管術后身體各項指標均恢復正常,但他還是不敢干力氣活兒。直到志愿者免費為他做了一次器官掃描后,才打消他的疑慮。慚愧的董明主動在村里說起“吉心工程”的好。

  20多歲的張振(化名)也是萬名“吉心工程”的受益者之一。他在12歲時被檢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經常上不來氣。因為不能劇烈活動,很少出門的他性格內向,沒有朋友,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待在床上繡十字繡。

  2015年,在吉林心臟病醫院的手術室里,外國專家為他實施了瓣膜成形修復手術。現在,張振是家里的頂梁柱,種地、開拖拉機都沒問題,也談起了戀愛。術后,他和很多病友都成了宣傳“吉心工程”的志愿者。

  病人現身說法,更有公信力。受此啟發,“吉心工程”開設了愛心大講堂,介紹心臟病如何預防、治療,術后如何生活,國家有哪些優惠政策等。一周6堂課,讓了解項目的患者和家屬幫忙找需要手術的人。

  6年過去,如今的“吉心工程”早已名聲在外,很多農民家里都掛著介紹這一公益項目的掛歷。現在下鄉,劉啟芳團隊增加了外國專家義診、文藝演出、培訓村醫、回訪等內容。

  自從來到長春,除了下鄉走村,劉啟芳和女兒大部分時間都待在醫院里。不愿錯過女兒成長的劉啟芳,一直把順寶帶在身邊。順寶也成了項目團隊里年紀最小的志愿者。一間病房里兩張病床合在一起,就是母女倆的臥室,對面的病房則是劉啟芳的辦公室。

  做這個項目的前幾年,劉啟芳和團隊經常忙碌到深夜。小順寶經常半夜醒來,劉啟芳要先安撫孩子,再重新回到辦公室工作。直到去年,7歲的順寶回北京上小學,長春市的很多景點和兒童游樂場所還沒去過。

  當公司主要負責人多年,劉啟芳說自己早就變成女漢子,“幾乎快沒了哭的能力”。可在東北,最難的時候,也哭過,后來她自我安慰,“別人來找我幫忙,我要不堅強,人家心里能有底嗎?我是哭過,但從沒有想放棄過。”

  為救助更多人,劉啟芳開啟了“瘋狂募捐模式”。 2015年9月7日~9日,是中國首個互聯網公益日,網友在公益平臺每捐贈1元,公益日基金就會配捐1元。不愿錯失良機的劉啟芳,在活動開始后不停地發動微信朋友圈的好友和親屬進行捐款,三天三夜都沒躺下睡覺。

  3天時間里,劉啟芳和志愿者團隊號召和動員了近8000人參與捐款,籌集善款500多萬元。之后每年的公益日,劉啟芳和團隊的募款金額不斷刷新:938萬元、1800萬元……2019年5月,騰訊公益發起“520為愛打榜”活動,“吉心工程”成為吉林省精準扶貧唯一一個進入全國前十名的公益項目。

  隨時隨地為項目募集資金,成了劉啟芳的習慣。一次在飛機上,她向鄰座乘客介紹了“吉心工程”,事后對方捐贈了4萬元。

  不僅動員周圍人捐款,劉啟芳自己也向“吉心工程”捐款70萬元,她以前所在的公司捐了150萬元。

  陸續獲得“三農公益人物”“中國好人”“全國三八紅旗手”等榮譽后,劉啟芳發現,有含金量的榮譽是一種信任背書,為項目贏得了知名度和美譽度,能幫項目募集到更多善款、引來更多資源。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上海宋慶齡基金會、上海華僑基金會等紛紛參與到“吉心工程”當中來。

  一開始,“吉心工程”的核心志愿者都來自劉啟芳所在的公司,侯春燕就是其中一位。她從山東趕到長春,一直和劉啟芳并肩作戰。

  在侯春燕看來,劉啟芳已經把“吉心工程”融進了內心和行動中。身邊榜樣的力量,讓侯春燕一直堅持著做這個項目的志愿者。

  為給志愿者們一個身份,劉啟芳在2017年注冊成立了精誠社工服務中心并擔任理事長,侯春燕擔任副秘書長。現在,團隊中21名核心社工都是在長春本地培養起來的。精誠社工服務中心成立后,社工們能領到與長春平均收入差不多的薪水。

  社工有薪水、醫院有收益、患者能康復、政府部門有口碑、捐款人的錢用得透明,要讓每一個參與“吉心工程”的個人和部門都有收獲感。劉啟芳說,只有這樣,公益項目才能長久。

  劉啟芳的工作跨度很大:要去田間地頭做宣傳,也會應邀去高檔餐廳和捐款人見面。她說自己像一條線,把貧困農民、項目志愿者、醫院的外國專家、捐款的企業家這些原本不相關的群體連起來。

  “體驗是人生最大的財富。”劉啟芳說,以前在工作和家庭中,體會到的是“小快樂”,現在是更多的醫生、患者、愛心人士一起分享的“大快樂”。

  更讓劉啟芳開心的是,在醫院里的6年,女兒順寶成長得比同齡孩子更成熟和善解人意。只要在醫院里,劉啟芳每天都要帶著女兒一起去病房。順寶只要看到身邊有人咳嗽,就會主動送上一杯水。

  在長春一待就是6年,幫助了這么多心臟病患者,劉啟芳說“這就是公益的魔力”。

  在2020年國家扶貧攻堅任務結束前,劉啟芳和團隊打算再救治1萬名心臟病患者。當下,她們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募款。作為新社會階層代表人士,劉啟芳也到這一群體中募款。在她看來,這一階層有社會地位、有資源,也有社會責任感與擔當。

  劉啟芳說,“救人救心”的“吉心工程”讓她參與了不同人的人生,也成就了一個更好的自己。

  來源:中國青年報

'); })(); 玛雅幸运轮救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