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黑土地,有支科研“娘子軍”

文章來源:中新網
字體:
發布時間:2019-11-08 09:28:09
訪問量:

  半月談記者 金津秀

  “一兩黑土二兩油,插根筷子也發芽。”這曾是人們對廣袤的東北黑土區的典型印象。可惜的是,由于多年來耕地用養脫節,“捏把泥土冒油花”的黑土地正面臨退化之虞。

  如何挽救北大倉,保護黑土地?白山黑水間,眾多科研人員默默付出了艱苦努力。其中,有一支別樣的隊伍——來自長春的科研“娘子軍”。

  巾幗不讓農民

  凌晨三四點,十月的東北寒氣逼人。長春市郊區的一棟科研樓下,幾個提著大包小裹的身影向遠處的田間出發,漸漸消失在黑漆漆的天色里。

  匆匆趕路的一行人,是中國科學院東北地理與農業生態研究所(簡稱東北地理所)黑土地有機碳與保護性耕作學科組成員,12人的團隊里有10位女科研工作者,有的已為人母,有的還未到而立之年……她們共同組成了這支放眼同行不多見的“娘子軍”隊伍。

  學科組主要研究如何在秸稈還田前提下盡量減少土壤擾動,俗稱“免耕”,是保護性耕作制度的一種。與傳統耕作方法相比,免耕可減少地表徑流和土壤流失,減少風蝕水蝕,提升土壤肥力,有助于“十春九旱”的黑土區抗旱播種,還能減少因秸稈焚燒引發的環境污染,就像給黑土地加蓋一層“保護被”。

  除了在實驗室分析樣品,“娘子軍”大部分時間扎根在田間地頭。定位試驗點、野外監測、土樣采集……在大田里辛苦多年,農民的地她們會種,播種機也會開。“脫下白大褂,我們和農民沒什么分別。”學科組組長梁愛珍研究員告訴半月談記者。

  如今,“娘子軍”在吉林省累計推廣保護性耕作技術30萬公頃。一條條金黃色的“被子”,暖暖地蓋在了北大倉一眼無際的黑土地上。

  女孩子更要堅持

  2002年,山西姑娘梁愛珍以優異成績考取東北地理所。在以耕田為業的父母眼里,她是飛出農村的“鳳凰”,是全村人的驕傲。怎料,女兒最終居然選擇了研究怎么種地。“父母開玩笑說,真沒想到女兒吃了回頭草……”梁愛珍說。

  進所之后,梁愛珍發現自己是學科組招進來的唯一女生。后來才知道,導師張曉平研究員聽說自己要帶一名女徒弟時,擔憂得直拍大腿:“野外科研艱苦,女孩子怎么可能堅持得下來?”

  為了不讓自己受“特殊照顧”,每次外出測土壤數據,梁愛珍比男同學還要積極主動。女孩子在田間不方便上廁所,她就一整天不喝水。春耕時,她緊緊跟在播種機后仔細查看種子是否埋進地里。無數次重復彎腰蹲起,使得她落下了關節炎,每到八九月就要早早穿上秋褲。

  梁愛珍的努力換來了周圍人的刮目相看。導師開始覺得把重點課題交給她更放心。終于,她成為所里第一個完成教育部和加拿大農業部聯合培養的博士生。如今,她的辦公室里有各種款式的運動鞋和沖鋒衣,薄的、厚的、加棉的齊備,只為方便隨時出野外。

  “姐妹花”的心聲

  在“娘子軍”中,張延和高燕是兩個年輕的“90后”。平日里兩人一起做實驗、寫論文,幾乎形影不離,宛如一對“姐妹花”。說起進組以來的甘苦,姐妹倆有說不完的故事。

  張延說,頻繁在野外作業,什么極端天氣都遇到過。無論陽光毒辣的高溫三伏天,還是零下二三十攝氏度的數九寒冬,為了保證測量精確度,不變的是人守在儀器旁寸步不離,一站就是兩三個小時。

  “冬天,人杵在雪里不一會兒腳就凍麻了,機器也很快凍在地里,至少要兩個人一起拔出來。”張延說,最冷的時候她試過裹兩件羽絨服,身上貼滿暖寶寶。

  盛夏時節,農作物可以長到兩三米高,為了不被積存在葉子上的雨水和露珠淋濕,她們只得穿上雨衣。只是高溫下雨衣既不排熱又不除濕,硬生生把人捂成“落湯雞”。

  最讓姑娘們防不勝防的還是鋒利的玉米葉。薄薄的葉片看似溫柔,劃過皮膚有時都沒感覺,但只消一會兒,一道道細長血痕的“紀念章”就印上了她們的身子。

  “起初肯定叫苦連天啊,但是看到老師和前輩們都毫無怨言,我們也就慢慢挺住了。”高燕說。在藍天白云下嗅一嗅泥土芳香,看著黑土地帶著活力沉沉入睡,張延和高燕終于明白了,“娘子軍”真正的快樂是什么。(刊于《半月談》2019年第20期)

'); })(); 玛雅幸运轮救援彩金 69棋牌 牛彩网双色球专家预测 云南快乐10分开奖 试玩赚钱体现用电话吗 足球彩票14场胜负 急速赛车安卓 快乐8官网下载app 六合图库小鱼儿大全 黑龙江快乐10分玩法 时时中彩票老快3 128棋牌app最新版下载 能赚钱的骑行软件 老师搞科研赚钱吗 做土特产专卖店赚钱吗 每天买组六稳赚不赔 手机免费棋牌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