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大病網絡眾籌如何破解信任難題?

文章來源:中新網
字體:
發布時間:2019-11-08 08:45:02
訪問量:

  全國首例網絡個人大病求助糾紛案一審宣判,籌款發起人違反約定用途將籌集款項挪作他用構成違約——

  個人大病網絡眾籌如何破解信任難題?

  為身患重病的兒子在網上求助籌款,卻因隱瞞名下財產和其他社會救助,被籌款平臺告上法庭。11月6日,這起全國首例因網絡個人大病求助引發的糾紛在北京朝陽法院一審宣判。法院認定,籌款發起人莫先生違反約定用途將籌集款項挪作他用,構成違約,一審判令莫先生全額返還籌款15萬多元并支付相應利息。

  近年來,互聯網個人大病求助在拓寬社會救助范圍、填補傳統慈善事業空白方面起到了不可忽視的作用。與此同時,“羅爾事件”“王鳳雅事件”等事件的出現,也拉低了公眾對眾籌平臺的信任。如何保證求助信息的真實性和善款用途的公開透明、不被濫用,成為個人大病網絡眾籌亟待解決的問題。

  網絡籌得15萬多元卻隱瞞財產挪用籌款

  在朝陽法院審理的這起案件中,2017年9月,莫先生兒子出生,但身患一種名為威斯科特—奧爾德里奇綜合癥的重病。2018年4月15日,莫先生在水滴籌發起了籌款目標為40萬元的個人大病籌款項目。至次日籌款截止,共籌集款項153136元,捐款次數6086次。

  籌款結束后,莫先生立即向水滴籌公司提出了提現申請,資金用途表述為用于孩子抗排異、抗感染和心臟治療。4月18日,水滴籌公司將籌款全額匯款給莫先生。

  2018年7月23日,莫先生之子死亡。5天后,莫先生的妻子許女士向水滴籌公司舉報稱,“籌款那次在醫院住院用掉5.3萬元,其中31500元是之前社保報銷的錢付款的,醫院里有個基金2萬元那時候也到賬了,所以水滴籌的錢基本沒用。孩子父親是拆遷戶,家里有房,還有店面,并不存在借錢的情況。”

  2018年9月,水滴籌公司向北京朝陽法院提起訴訟。法院經審理查明,在通過水滴籌籌款前,莫先生已通過其他社會救助渠道,實際獲得的救助款達到58849.71元,但莫先生在水滴籌籌款時并未披露相關情況。莫先生在通過網絡申請救助時隱瞞了其名下車輛等財產信息,亦未提供妻子許女士名下的財產信息,通過水滴籌發布的家庭財產情況與其申請其他社會救助時自行申報填寫的內容、妻子許女士的證言等也存在多處矛盾。

  最終,朝陽法院一審判令莫先生全額返還水滴籌公司153136元并支付上述款項自2018年8月31日以來的利息。

  對于返還的籌集款,法院指出水滴籌公司應根據《用戶協議》《水滴籌個人求助信息發布條款》以及比例原則,公開、及時、準確返還贈與人,除非原贈與人明確同意轉贈他人。

  信息不透明,缺乏監管

  “互聯網個人大病求助已經成為互聯網捐贈中作用最廣、影響最大的方式之一。”朝陽法院望京法庭庭長王敏介紹,據相關資料顯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水滴籌等互聯網個人求助平臺發布的求助信息獲得了超過2億愛心人士的響應,籌款超過220億元,救助人數超過280萬人次。

  與此同時,結合互聯網個人大病求助的機制運行,法院在案件審理過程中也發現一些問題。

  王敏介紹,目前還存在法律定義不清,規定過于原則的現狀。記者了解到,2016年9月1日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慈善法》對個人求助沒有明確規定。在一些地方規范性文件中,雖然明確了求助人需對求助信息真實性負責,網絡服務提供者負有一定的核實義務和風險提示義務,但并未對互聯網個人大病求助中求助人、網絡平臺、捐贈人的權責及行業監管等做出細化、具體的規定。

  “此外,求助人信息披露范圍不清、標準不明、責任不實,款項籌集使用亦不公開、不透明。”王敏表示,相關規范并未強制要求對求助者家庭財產、其他渠道獲得的捐助以及通過互聯網平臺募集款項的使用情況進行公開,使得求助人與贈與人信息不對等,容易滋生信用危機。

  在2016年的“羅爾事件”中,為身患白血病的女兒羅一笑網上籌款的羅爾,就是因為隱瞞家中有房有車、收入穩定而備受質疑。在朝陽法院的這起個人大病網絡救助糾紛案中,莫先生也存在隱瞞家庭財產收入和其他受助情況,最終被判全額返還籌款。

  “從朝陽法院宣判的這起案例可以看到,一方面籌集的款項由互聯網平臺持有,沒有分賬管理,亦缺乏第三方監管。另一方面籌款是采取發起人一次性提現的方式支付的,至于發起人提現以后如何使用,沒有監管。”王敏說,“這兩個方面是目前最大的漏洞。”

  “一旦公眾對互聯網個人求助產生信任危機,將直接沖擊現有救助體系,損害的不僅僅是慷慨解囊的捐贈人,更損害未來真正需要救助的潛在不特定群體。”王敏指出,“由于網絡平臺籌集資金使用、流向的不透明、不確定,存在被認定為非法集資或被挪用等風險,可能損害全體捐贈人的利益,同樣影響互聯網個人大病求助的有序開展。”

  真實性的審核義務,必須由平臺來承擔

  當天庭審結束后,朝陽法院向民政部、北京水滴互保科技公司發送了司法建議。

  “首先要明確求助人義務及責任。”朝陽法院望京法庭副廳長歐陽華介紹,從立法層面確立求助人提供信息應真實全面的原則,指引各方訂約,對求助人應披露的信息范圍加以規制。明確如果求助人未履行約定義務將善款用于“治病”,應承擔返還籌集款等違約責任。

  個人大病網上平臺求助,出現求助信息不真實時,一些平臺認為自己僅是第三方,且往往推脫稱自身審查能力有限。對此,王敏明確表示:“真實性的審核義務,必須由平臺來承擔,不容推卸。”

  在莫先生一案中,法院在判決中指出,水滴籌公司未盡到嚴格審查義務,未妥善履行嚴格監督義務,存在審查瑕疵。只是該審查瑕疵不影響莫先生承擔違約責任。

  在個人發起網絡求助的過程中,籌款的使用和監管一直是道難題。如何保證款項不被濫用?朝陽法院的司法建議指出,加強行業自律,納入行政監管。

  “要將個人大病求助納入行政監管范圍,建立與社保、慈善基金會等相關部門、組織的信息互通共享機制。”歐陽華表示,“建立健全籌集資金監管制度,既要追蹤善款使用全流程,又要覆蓋包括平臺、資金托管機構、醫院等多領域。”

  盧越

'); })(); 玛雅幸运轮救援彩金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几万块钱怎么赚钱 街机电玩捕鱼送金币 11选五下期预测北京 天津快乐10分漏洞 北京pk10官网开奖 捷报足球角球即时比分 cs真人游戏 什么游戏不累又能赚钱 福彩2017228期22选5 用什么平台发视频最赚钱吗 除了全民K歌 还有什么软件能赚钱 18027江苏7位数 南粤36选7开奖结果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前三 体彩大乐透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