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之下,蘊含城市治理的系統工程

文章來源:
字體:
發布時間:2019-05-13 10:17:33
訪問量:

健康城市,多元升級(二):“健康”之下,蘊含城市治理的系統工程

image.png

黃潔貞: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澳門婦女聯合總會副理事長、共建好家園協會理事長



基礎構建,衛生防疫得當

    澳門自2004年正式被接納為世界健康城市聯盟的創始會員,多年來一直積極為達成相關目標而努力。事實上,健康城市的評估具有一系列指針,根據聯合國目前提出的11項功能評估以及多項量化指標來看,澳門在絕大部分的指標上已然達標,而且能夠長期維持在一定的發展水平上,足見澳門長期推動健康城市所付出的努力。我們看到目前在全球的衛生保健工作中,預防工作被放在首位。過去世衛組織提出:“21世紀人人都享有衛生保健權益”的目標,號召全球各國、地區、城市來共同努力。

    針對這項目標,澳門則以“妥善醫療,預防優先”開展醫療服務。目前澳門各區都設有衛生中心,主要提供較為完善的初級衛生保健服務,即使在今天的灣區概念中,澳門在此項評比中都名列前茅。按照WHO提出的相關衡量健康城市發展的指標來看,澳門在新生兒的存活率、出生率、城市人口平均壽命、疫苗接種、傳染病防治等領域,保持著全球性的先進水平。當然在醫護人員數量以及比例上澳門可能不如其他地區顯著的增長,包含醫護比例、居民護士比例、居民床位數量、醫病比等領域雖有增長,但目前還尚未完全滿足澳門社會以及城市發展的需要。

image.png

    澳門地方小、人口少,醫療人力資源尚算不足,某種程度上限制了本澳醫療服務的發展。因此,澳門醫療質量與其他地區的確存在差距,但初級衛生醫療體系上完全能夠與國際接軌,且處于領先地位。在疾病的管控當中可見,預防是最重要的一環。澳門通過各區設立衛生中心的方式將很多慢性病的預防及治療都放在小區醫療服務層面,通過健全的保健制度及小區預防等環節,有效地降低發病率,提升了澳門整體的健康水平。此外,澳門在突發傳染病或者疫病的管控上,具有一套規范且行之有效的處理流程,無論是2003年席卷亞太的SARS疫情,還是近年的季節性流感及最近發生的麻疹疫情,澳門都以較快的反應以及專業的團隊處理,使得疫情未能在本地傳播,得到國際醫學界的肯定。

    舉例而言,近期的麻疹事件以及流感事件,我們看到澳門衛生體系的快速應對,及時采取一切防控措施,特別是為市民再接種疫苗等。政府亦針對部分的高危人士,無論是長者或頻繁接觸一些高危環境的人員,鼓勵及優先保障他們提早注射,建立充分的小區屏障,所以本澳市民對于澳門特區政府的疫苗接種政策,表示出較高的滿意度。

    而事實上澳門在2014年成為西太平洋區已經消滅麻疹的地區之一,透過一系列措施及小區屏障基本上可以有效地遏制麻疹疫情在小區的出現及傳播。加上澳門此次在外來輸入麻疹病例發生后,衛生局等部門反應迅速,第一時間通報相關的病例,穩定大眾情緒,借助透明公開的方式,讓市民朋友了解到目前澳門麻疹疫情的基本情況。同時立即增購麻疹疫苗,安排高危人群以及本澳有需要的市民優先接種,對于潛在的高危人群以及外雇人士都有一定的保障制度,不讓任何一個群體成為澳門防疫的漏洞。所以快速緊湊的處理,在短期內有效地控制了澳門的麻疹疫情,避免了大面積的快速傳染。

image.png

    澳門作為一座旅游城市,年接待3000多萬游客,每天有大量的游客進出公共場所、賭場等區域,很容易造成集體性的感染傳播,如此強壓之下澳門卻做到了有效的管控。而此次麻疹疫情的爆發是由外來病例的輸入,而非本土的集中爆發,足以可見澳門多年來在消除傳染病領域付出很大努力,再加上相關的通報機制的完善,信息的透明,及時召開新聞記者會、網絡通報等方式,讓市民及早了解麻疹疫情,進行有效預防,如此行動解除了社會的疑慮,避免了大眾恐慌。因此澳門在防疫、基礎醫療等領域成果豐碩,工作值得社會肯定。通過此次麻疹疫情的發生更值得反思,倘若澳門有一個專門的傳染病大樓,可有效地進行疾病防治與管控,也有可能不會出現麻疹疫情初期醫務人員被感染的多個案例,因此傳染病大樓的設立有完全的必要性,故理應加快建設進度,及早落成使用。

軟硬結合,投入資源建設

    審視澳門整體醫療發展情況,就需要從硬件、軟件等角度來觀察。硬件領域,澳門每個行政區都設有衛生中心,通過衛生中心解決基層市民的基礎醫療需求。另外設立仁伯爵(山頂)綜合醫院等醫療綜合體,來服務本澳市民的就診需求。目前,山頂醫院的使用率非常之高,社會上有聲音指要要增建院區及增加專科病床,政府部門應該要針對此有效響應以及考慮相關政策的制定。

    同時針對如石排灣、金峰南岸等超大規模小區,目前,特區政府亦規劃在此處設立離島醫院,我們期待能加速落實建設從而方便服務數萬乃至十數萬澳門居民的需求。目前澳門衛生中心的建設分布點相對合理、平均,但在設施上存在差異。部分早期建成的衛生中心設施偏于陳舊,需要進一步的改進、優化環境。所以政府一方面在推動新的衛生中心興建,例如新城A區規劃建設衛生中心,建立橫琴衛生站、石排灣衛生站等的過程中,也需主動去評估那些運作時間較長的衛生中心,進一步優化。

    而對于偏遠地區的康復醫院或衛生中心,比如九澳地區,也需研討如何在交通上進一步使之便利化,如何與巴士公司合作優化現有巴士路線,方便部分行動不便的長者能夠在合理路線上及早及時就醫和探病。

image.png

    現時澳門是公營、私營及非牟利醫療團體支撐下的醫療體系。公立醫院如山頂醫院等多年來已經不敷使用,如檢驗科,抽血等排隊人潮日日逼爆,建議政府考慮擴建或重新布局。同時,政府應考慮與私營及非牟利醫療團體共同研究擴建醫院項目,讓本澳醫療服務可以得到整體擴充。

    在人力資源比例上,現時澳門的醫生與居民的比例數量相對足夠。從高教局反饋的數據中可以看到,澳門就讀醫科的學員目前仍然處于一個上漲的階段,一年約有數百名左右的年輕學生選擇就讀醫科。而在護理領域,目前澳門有2000多位已注冊的護士,這與過去提出每千個市民有四個護士的目標及實際需求上仍然有一段落差,還沒有完全能夠達標。再加上本澳現有的兩間護士學院,對于未來長期的招生情況評估并不樂觀,所以護士短缺可能很長一段時間困擾澳門。但這不是澳門獨有的現象,全球都出現了“護士荒”現象。加之通過外來輸入護士等方式在澳門有相當多的限制,同時內地等區域也大量需要醫療護理人員。因此,在現有情況下,澳門的醫療環境是否能夠吸引到外來的醫護專業人士前來澳門就業,尚待觀察。

    回顧澳門一直都有本地培養護士的傳統,而且卓有成就,其中鏡湖護理學院就曾多次邀請國際專家前來進行相關專業評鑒,獲得高度好評,這顯示出本澳培訓護士的標準以及水平都已達到國際相關標準,與國際充分接軌。而針對護理人員的專科培訓,澳門也設立本地辦學機制,開設專科護士及碩士課程。因此,我們對澳門護士培養的質量充滿信心。

    此外,隨著科大開辦醫學院和專科醫學院的出現,澳門的醫生培養系統逐漸成型。醫療教育體系已經進入了新階段,進一步系統培養醫護專科人員,努力完善現有的醫療人員培訓系統,未來應該會有更好的發展。

    而軟件上除了教育培養外,法律配套同樣重要。2013年澳門立法會討論并通過了《醫療事故法》,亦一般性通過了“醫療人員專業注冊制度”,未來透過專業注冊制度的完善,進一步方便醫護人員進行更好的職業生涯規劃,期望可優化其待遇,增加他們的晉升機會,從而吸納更多的年輕人及青年醫療人員進入到醫療護理的體系。

image.png

    而通過注冊制度的規范,不僅能夠讓醫護人員的專業性更加明確,增加自我肯定,同樣也讓社會大眾對本澳醫務人員更具信心。又通過相關的專業資格審查及考核,讓市民足夠安心,逐步令坊間對于澳門醫療護理水平追不及香港及內地部分區域的刻板印象,得到慢慢轉變。

灣區聯盟,強化互補合作

    當然,隨著大灣區建設如火如荼的進行,粵港澳三地的醫療合作勢必會進一步深化。過去的幾十年,三地之間已經有一些合作醫療協議的簽署及醫療合作;在大灣區規劃出臺后,粵澳醫療方面的合作項目逐步出臺,目前已經在討論為在珠海生活擁有居住證的澳人以試點形式購買醫療保險,橫琴設立衛生站以及公布三地合作醫療項目等。未來將透過三地溝通與協調,進一步進行醫療制度的合作與創新,方便澳門人在灣區內就醫,融入大灣區的醫療健康保障系統。

    此外,我們建議未來粵港澳三地在醫療培訓、職業進修培訓上可進一步合作,借助廣東或香港等地現有的醫療培訓資源,為本澳專業人員的培訓提供更加系統的培養課程等。而在當下流行的智能醫療領域內,三地亦可以在技術研發及應用、案例分析、醫療數據統計等多個層面展開合作。我們期望借著智慧醫療手段進一步為本澳進行流行病學分析以及慢性疾病分析,通過搜集數據,制成更科學的統計資料,研究澳門相關疾病的發展趨勢,與鄰近地區的差異,從而更好地制定本澳長遠的健康發展規劃與疾病管控策略。

環衛體教,治理多途徑

    回歸到健康城市的打造之上,一座城市的健康與否,不單單在于醫療體系的完整,以及對各個族群的醫療照護。體育運動發展和大眾運動是非常重要的一環。澳門在回歸后的20年中,大眾體育在體育局等部門的推動之下,如火如荼地進行,使得運動成為一種全民的熱潮,值得肯定。但是受限于土地情況,澳門現有的運動場所面積較小,設施不足,如何進一步合理使用及優化設施,需要盡早規劃。

image.png

    過去大家期待望廈體育館能夠提供更加多元的運動環境及運動場地,但從現在的建設來看應該很長一段時間內還無法使用。

    同時,現今跑步成為一種全球化的運動,方興未艾,但澳門是否有這樣的跑步環境,是否有專門的跑道來提供給大家?市民圍繞著水塘跑步,都是在石頭馬路上進行,一邊跑步,一邊吸收著汽車廢氣,對于市民而言,這并非一個良好的環境。

    內地不少城市都在公園內設立專門的跑步道或步行徑,然而未來澳門如何利用現有場地規劃專門的跑步徑或相關路線,鼓勵民眾走出家門,積極參與日常運動,形成一個健康運動的習慣,就要更多科學合理的城市規劃。短期而言,蓮峰運動場的重開也可以為市民提供多一個運動地點選擇。

    除運動外,環保也能夠反映出一座健康城市是否能夠持續。澳門推動垃圾分類多年,但成效微乎其微,現有的分類模式與方法,讓民眾對于垃圾分類興趣缺乏,民眾的主觀環保意識未能大幅提升,所以目前澳門的塑料袋使用數量仍然驚人。相對于周邊三地而言,澳門在基礎的環保管控上仍有不足,包含廚余再利用,物料回收再利用,都沒有一個系統的制度來推進,著實可惜。

    因而未來我們如何進一步通過相關活動、宣傳講座等,鼓勵澳門市民養成生活環保、分類、循環使用的意識非常重要。尤其是在對青少年的教育上需要加強,透過基礎教育來引導下一代,從小確立環保意識,養成環保習慣,推動城市能夠在永續中去發展,這也是健康城市最為重要的生命活力。

    所以一座健康城市的衡量包含了醫療衛生、環保、運動、教育乃至交通等多個領域,是一項綜合的系統工程。澳門在過去十數年中持續努力,達到了較高的水平,但未來仍要堅持前行,打造出一個具備國際典范的健康之都。


'); })(); 玛雅幸运轮救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