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標型夜市,點亮城市新“夜”態

文章來源:
字體:
發布時間:2019-09-21 11:54:25
訪問量:

image.png

雷民強 群力智庫副理事長

市場定位,決定發展未來

    澳門定位為世界旅游休閑城市,但長期倚重博彩業,這是一直以來面臨的發展瓶頸。可以說除了博彩業和博彩業內部衍生的旅游、住宿、飲食、娛樂等業態獲得高速發展之外,沒有形成更加多元、更具規模的夜間消費市場,一定程度上限制游客停留過夜的意愿。最新的數據顯示,入澳旅客平均逗留時間僅為1.2日。現在澳門各界都在思考:應如何延長游客的停留時間,刺激更多的消費動力?而發展夜間經濟就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突破口,也是旅游發展不可或缺的部分。毫無疑問,夜經濟在城市商業版圖中的重要性也越來越明顯,縱觀世界各地發展旅游經濟,其中促進夜間旅游經濟從來都是非常重要的元素之一。

    探索城市夜經濟的啟動和需求潛力,首先要明確的是市場定位問題。在此前我們做過的相關調研顯示,因作息習慣的影響,澳門大部分本地居民對于夜間旅游的需求其實并不大,內在的因素可能市民身處這樣一個高速發展的城市里,甚至面對住房、子女教育等各種壓力,導致澳門人基本處于相對簡單的生活狀態。比如本地人始終不會太熱衷于澳門本土的旅游景點,甚至對一些大型的旅游娛樂活動都鮮少涉足。因此,明確澳門促進夜間經濟發展,對于市場目標群體的定位尤其重要。從經濟效益來說,應該以游客的需求為導向,特別是當前內地游客占據入境游客的絕對比重。精準把握市場,瞄準國內旅客的需求,這是發展旅游經濟的核心方向。明確這個問題,再進一步探討如何構建更加多元的旅游服務、夜間旅游項目來延長游客逗留澳門的時間。

image.png

    澳門有幾個重要的旅游旺季:元旦、春節、五一、暑假、國慶日,這些時間主要都是內地的節假日,每每吸引大量的游客入澳,并且令澳門在峰期備受承載力的考驗。所以發展夜間旅游,要因應內地居民的假日安排、生活模式,以及消費需求等特點,布局和發掘相應的夜間旅游項目,常態性旅游活動和時節性旅游活動互相交錯,通過常態性的旅游活動分散旅游旺季的接待壓力。內地發展夜間經濟、夜間旅游比較好的城市,比如北京、上海、重慶,許多營業到深夜的特色餐飲美食,形成“深夜食堂”風景,滿足人們吃夜宵、夜間聚會的餐飲消費需求。其次,酒吧、KTV、俱樂部等以夜間活動為主要業務的場所也蓬勃發展,成為更具社交屬性的休閑娛樂方式。另外,一些景觀步道、燈光夜景、文化街、步行街等,都非常受游客歡迎,從中感受城市的文化魅力。這些對于澳門開展夜間經濟活動都有一定的參考意義。

夜市發展羸弱,旅游旺丁不旺財

    從旅游服務產業的發展層次來看,餐飲業是重要的基礎,進而刺激其他中端的消費。因此,在各城市食、住、游、娛等多業態的夜經濟中,餐飲是重要組成部分,根據內地大數據的顯示,餐飲經濟產值晚上消費要高于白天,夜經濟在越大的城市占的比例越大。很多大城市打造夜經濟都將美食街作為必不可少要素,各種美食,酒吧、咖啡廳成行成市,應有盡有,真正滿足游客“唯有美食不可辜負”的愿望。

    餐飲業與旅游業結合的最好典范莫過于臺北夜市。臺北,不像臺東和臺南等地有一些獨特的自然景觀,其發展旅游經濟最具特色的一點就是夜市。時至今天,大量游客特地去臺北感受夜市美食,甚至說“沒去過臺北夜市,就稱不上到過臺灣旅游”。餐飲美食之于澳門,同樣有許多非常豐富的條件和資源。澳門作為中西文化交匯融合的窗口,不同風格的飲食文化在這里相聚、相互吸收和交融。這里有百年的傳統老店鋪,用匠人般的精神處理著原本普通的食材,也有藏在小斜坡上的精致葡國菜館、咖啡香四溢簡約咖啡店,獨特的飲食文化亦讓澳門獲評為聯合國創意城市美食之都。“澳門美食節”已經舉辦了18屆,歷年來獨有的多元飲食文化,發掘更多餐飲創意,為市民及旅客帶來更加新鮮的美食體驗。此外,還有諸如康公夜市、漁人碼頭夜市等夜間餐飲美食的探索。

image.png

    但目前,澳門夜間餐飲美食產業仍未達到理想的效益,沒有形成地標型夜市美食氛圍,主要受制于空間、人力等因素的限制。比如康公夜市,本身不具有規模發展的條件,容納的鋪位不多,而且空間上可容納的客流量不多。如果大量游客涌入,接待跟不上,服務品質也跟不上,就會形成負面的影響。

澳門短板:文創不興、人資不濟

    文化是旅游的靈魂,旅游是文化的載體,旅游熱催生文創熱。澳門提出推動本土文化、藝術及創意產業發展的概念有好些年了,但整體發展水準仍然比較差。在其他知名的旅游城市,如成都寬窄巷子、麗江古城、香港女人街等,我們可以看到這些地方都包含很多本土的文創產品,包括各種文化T恤、手工藝品、樂器等,都是當地一些年輕人自主設計創作的。而臺北故宮博物院的藝術家們更是“創造性”地把康熙皇帝的親筆手書“朕知道了”印在了膠帶上,于是普普通通的膠帶搖身一變成了大受歡迎的“文創產品”。以文創理念推動文化產業發展,培育文化新業態,整體上也提升了城市旅游的軟實力和競爭力。

    對于澳門整個旅游服務和旅游產品的設計上,要考慮如何融入澳門本土的特色文化,形成更加具象的文創商品。比如以前業界探索將葡式的瓷磚作為旅游紀念產品發展,以及葡國公雞,將一些濃郁色彩的文化圖騰融會到明信片、瓷磚、瓷器、軟木塞上,包括“花公雞”經典工藝品、大三巴景觀工藝品等都曾嘗試,然而始終沒有形成深度的產業化發展。眾所周知,文創的長足發展,必須走向產業化、生活化、商業化。如果文創始終只是躺在博物館、展覽館、書房里的“高冷”陳列品,那不可能獲得人們的感知和共鳴,甚至毋論消費。

image.png

    澳門整體市場沒有成熟配套的文化創意產業,所以文創產業發展不起來,未來必須將文創推向市場。但要明確的是,文創走向市場這個過程,不等于說文創的發展完全交由市場機制來驅動。這離不開政府提供必要的條件,比如產業的扶持、資訊共用服務,做好與內地之間資源的銜接,從制造、銷售等方面給予指導,甚至將澳門的文創產品推向大灣區。如果政府對于社會資源的投入都比較被動的話,完全任由市場經濟發展,或者投資者的自發行為,這是不可能獲得健康發展的。

    另一方面人力資源的制約,也是影響澳門夜間經濟多業態發展的重要問題。澳門現在人口就業率高,沒有人力資源配合的話,要發展新的旅游元素是非常困難的。澳門現在的外勞政策是,一個人申請注冊在哪家公司,就只能在哪家公司做事,去到別的公司兼職都屬于違法。所以,這樣刻板的法律制度對于市場發展也是有一定限制的。政府要做的人力資源配套是很重要的,因為人力資源是市場發展的重要支撐。

    澳門人力資源不足,加之博彩產業對人資的吸虹效應,也讓許多傳統小手工藝食品沒落、消失。最近我們遇見一位賣麥芽糖的阿伯,很有特色,一把錘子“鐺鐺鐺鐺”敲出了許多人的童年回憶。大家覺得這是非常傳統,非常富有情懷的情景,為什么不能傳承下去呢?很明顯,現在年輕人肯定不會去從事這個工作了,進一步說,我們是不是有提供相應的市場去給他們生存和發展呢?這也是我們思考夜間旅游活動之必要性的地方。

    現時,澳門無論是場地、人力資源、文創產業配套等各方面都非常缺。未來新一屆政府要有決心,解決勞動力市場的短缺,只有完善人力資源的配套,有足夠的人力資源,才能發展豐富多元的業態,以及擴展外需,提供更多的游客服務產品,令整個經濟體系可以和諧發展。當然,這些政策如何落地,不是容易的事情,相信新一任特首賀一誠先生作為商人出身,可以明白政府效率的重要性,并且有更大加的作為。

香港墟市對澳門“地標型夜市”的啟示

    香港墟市發展也是一個非常典型的經濟模式,香港由新界北區到港島至離島區域,因地區生活所需而設、由民間自行發展共形成了十幾個不同大小墟市。基本主導墟市的面貌是由地區優勢形成,有云:有山食山,有水吃水。大致分為五個種類:農業鄉民主導、漁業漁民主導、生活雜貨型、工余生活型以及單一主題墟市。香港墟市既促進地區經濟的發展,也促進各種文化的融合。這些墟市的牌照政策是不僅授予本地人,也可以授予不同人種,香港是世界各地民族交匯的都市,菲律賓、印尼、越南等各個民族在香港融合,不同的文化交匯,不同的生活文化元素,匯聚在各類墟市里,進而創造新的旅游產品和模式。隨著世代變遷,除部分大埔墟,石湖墟等還保有部分舊墟面貌外,一般以農或漁為主的墟市多分散到街市或附近街道,旺角花墟則因人流眾多及鄰近鐵路所以始終保持活力。

    澳門發展進程中,各區份也都出現過不少大小街市。昔日澳門的街市大多不只是菜市場的單一用途。例如以前的佑漢街市,除菜市場功能外,具有社區活動中心的功能。另外,以前有些街市與戲院連結在一起,戲院設在樓上,街市在樓下。如今已隨社會的變遷而消失、擴建或遷址。時代在變,環境也在變,但許多文化遺產和群體的記憶,總是在變化發展中傳承下來。現時三盞燈一帶在不斷的變化和沉淀中,形成了匯集多元化的區域,緬甸、越南、泰國、菲律賓等來自東南亞各地不同種群的人和他們文化,在那里落地生根。

    澳門有沒有地方來發展這種具有獨特文化色彩的場景呢?從空間上看,以前限制可能比較多,但現在政府掌握了更多的資源,有比較充足的條件。比如A區,候任特首賀一誠先生表示未來A區會有比較多經屋和社屋,而容納的人口可能達到八萬至十萬。這么大的人口基數,本身就可以發展相應的經濟。尤其A區直接連結港珠澳大橋通道,是否可以規劃將來作為引流的地方呢?此外,A區的居民需要跨區工作,奔波于凼仔、離島等區域,生活節奏會變得緊張,因此創作多一些就地創業和就業的機會,也是紓解民生困境的重要措施。可以想象,若將A區發展成能體現澳門飲食文化、民俗風情且滿足海內外游客多元消費需求的“地標型夜市”,形成特色街、餐飲集聚型夜市廣場和商旅文體融合型夜市,令游客入境落地后,可以直接在A區消費,不至于直接流失,也可以緩解其他地方人流擁擠的問題。

    另外在關閘、青洲口岸附近,其實也具備相應的條件,過去五、六年間政府收回不少土地,這些土地值得好好規劃,不管是發展民生,抑或發展夜市、墟市,或綜合商場設施和夜間消費場所等,都可以展開探索和想象,進而讓澳門形成東、西之間不同的定位,加上路凼,金光大道,形成了一個三角的整體經濟,解決不同的階層不同的消費需求,不同的區域,實現游客分流。

◆采訪整理:潘英懷

'); })(); 玛雅幸运轮救援彩金 6711互动娱乐平台 北京pk10赢钱技巧 诈金花实战技巧有哪丠 湖南幸运赛车破解版 足球6串7容错一场如何算奖金 广西11选5开奖直播 北京快三助手开奖公告 快乐彩老11选5开奖 蓝球大小分赔率 分分彩后二怎么杀号 梦幻西游端游能赚钱啊 北京单场概率 手机微信赚钱可信吗 海龙王捕鱼机 青海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 抖音在吗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