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家暴、破產封殺,四起三落的他才是逆天改命!

文章來源:鳳凰網娛樂
字體:
發布時間:2018-12-29 10:47:00
訪問量:

最近,大家的童年男神張衛健,新聞可真不少。先是前段時間的揭露光頭原因,再到12月27號回應不再拍劇的傳聞,這些消息的出現,也讓大家再次想起了張衛健所塑造的那些經典角色。

比如不懂老師、孫悟空、韋小寶等等……張衛健無疑是許多人的童年回憶,所以今天,一起來聊聊張衛健。

null


童年被父親家暴、長大被弟弟誣陷吸毒,投資破產、妻子流產、事業四起三落,張衛健的經歷“慘嗎?”“慘!”。

其實娛樂圈身世悲慘的明星不在少數,以前也寫過一些經歷坎坷的明星,比如惠英紅、陳喬恩、李若彤等等,她們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曾因為生活的打擊而患上抑郁癥。

但是張衛健有些許不同,像是一個與命運廝殺的勇士,不死不休。

他曾說:“我是一個做人做事意志力都很強的人,一直在克制那些坎坷的經歷,把自己的人生從有點歪的地方努力掰正。”

如果去細看他的人生,就會發現這話分毫不假。

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拎著他的舊皮箱,消失在走廊盡頭的大門外。

15歲的張衛健蹲在地上仰望父親離家的背影,像往常一樣,那個男人并沒有因為兒子的視線而停下腳步回頭。

多年后,張衛健對父親出走的這天夜晚依舊記憶深刻,很奇怪,“魔鬼”父親的消失,并沒有讓張衛健感到輕松,反而五味雜陳。

null


張衛健的父親是船員,常年不在家,每年回家的時間只有兩三個月。

回到家后,父親的第一件事就是抓來自己的長子張衛健,問他:“爸爸不在家的期間,有沒有其他叔叔來過?”

父親有嚴重的暴力傾向,一家人全都生活在他的暴力陰影之下。

“他打我時,就像功夫片一樣。把我重重地扔到沙發上,然后撲上來一直打,打到我喘不過氣來,那時覺得自己要死了。”

打完之后,父親還要拍照留念。有一次張衛健親眼目睹弟弟的屁股被打到皮開肉綻,爸爸還拿相機拍下來,這讓他懷疑,自己的爸爸是不是心理有問題。

null


但盡管如此,在張衛健的心里還是渴望能夠得到父親的愛。

他真正感受到絕望的時候,是有一天,從小數學一直不及格的張衛健,終于及格了,雖然正好60分,但是對于他來說,這已經是天大的進步。他把這個好消息說給父親聽,滿心歡喜地等待對方的表揚和獎勵,沒想到換來的卻是一記響亮的耳光。

父親出軌離家、拋妻棄子的那天晚上,媽媽把兄弟三人都叫去了房間,告訴他們爸爸走了,不會再回來了。

從此以后,張衛健就過上了為兄為父的生活。作為家里的長子,生命中很大的責任就是為家庭遮風擋雨,沒錢開飯了、下個月租金沒有著落、弟弟們的學費……都需要他來一一解決。

null


父親離開時給他們母子四人留下了一幢房子,他們把房子賣了,租房子繼續度日。

17歲的時候,張衛健就開始工作養家,減輕母親的負擔。

當時張衛健晚上在餐廳里唱歌,白天則在雜志社工作。

有一次,他在打工的雜志社看到了偶像張國榮的電話,就記了下來。等到他終于鼓足勇氣給偶像打電話的時候,接電話的卻是張國榮家的傭人,回他說張國榮先生不在。

直到一天,張衛健所有的工作都沒了,要么被炒魷魚要么倒閉。晚上他又想起來給張國榮打電話,沒想到這次居然是張國榮本人接了,并和他聊了四十多分鐘。聽聞張衛健的遭遇,張國榮感同身受,并答應幫助他,讓他得以繼續在餐廳唱歌。

null


1984年,中學畢業后的張衛健參加了TVB新秀歌唱大賽,張國榮還親自打電話來鼓勵他,認真地幫他選歌。

最后,張衛健在決賽時演唱了張國榮的《戀愛交叉》奪得了冠軍,張國榮還讓他以自己的表弟身份出道,幫他打通人脈。

null


但是張衛健的星途并沒有因此一帆風順,雖然奪得了冠軍,但是并沒有公司找他出唱片。最后還是TVB關注到了他,請他去拍戲。

其實早在上小學的時候,張衛健就很愛演戲,喜歡研究人,上中學時坐在街上看人或是坐很擠的公共汽車,因為那樣可以聽到別人講話。

去TVB闖蕩一下,對張衛健來說是個不錯的機會,當時他才19歲,有的是闖勁。但是雖然找到了新工作,生活卻沒有因此有什么起色。

當時TVB給張衛健的工資,一個月只有3000塊港幣,而家里人一個月的房租就要3500塊,沒辦法,他還得再回到歌廳做兼職。

null


最窮的時候,他還吃過霸王餐,騙餐廳老板說自己的錢包掉在了衛生間,老板見怪不怪地擺擺手讓他別演了,都記在賬上了。

就這樣,張衛健在TVB混了八年,可事業沒有絲毫起色,依舊在不同的劇里打著醬油。等到要續約的時候,他決定不能再這樣坐以待斃。張衛健主動找到了藝人部經理自薦,甚至給出了公司隨便寫的條件:“我準備好了,現在我只欠缺一個機會。”

三個月后,張衛健的事業迎來了轉機。他在古裝武俠劇《日月神劍》中與郭晉安分飾日、月神俠,播出后反響甚佳。

null


續約后的張衛健,還首次擔綱出演時裝愛情劇《老友鬼鬼》,甚至主動請纓加入了編劇團隊,當時他心想,這次再不成功就去開出租車,結果一炮而紅。

null


張衛健就這樣猝不及防地紅了,不僅是主演的電視劇收視率爆棚,入行八年,張衛健還擁有了自己的第一張個人專輯《真真假假》,獲得十大中文金曲獎最有前途新人獎男歌手銀獎,銷量十分可觀。

于是張衛健買了人生中第一個房子,走進新房子的那一天,他跟媽媽說,我們很快就要搬了。媽媽覺得他神經病,才買的房子為什么這么快就搬?

張衛健只說了四個字:如日中天。

但是命運弄人,一年不到的時間里,張衛健就迎來了自己事業中第二個低谷,由于他接戲太多,曝光率頻繁,而且接拍的是無聊的搞笑片,所出的唱片不討歌迷的歡心,他的聲勢漸漸滑落,事業正式踏入寒冬。1995年,沒有人再找張衛健拍戲、出唱片,迫于生計,他把剛剛到手的新房子賣了出去。

后來張衛健回想這段經歷,深深地后悔:“如果有機會回去,一定不會做一個那么驕傲的藝人。”

null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臺灣現代派唱片公司邀他過檔發展,這是張衛健當時唯一的機會。為了拿到這份合約,他花光了當時身上所有的錢,買了一瓶好酒幾包煙,把房間布置成來過很多人的樣子,現代唱片的人走進房間后,有點不解,之前難道有很多人來過了嗎?

張衛健努力裝出淡然的樣子說:“之前寶麗金的代表來過了,他們想找我簽約。”就這樣,張衛健成功地得到了這個機會。

1996年,張衛健到了臺灣,加盟“現代派”唱片公司的首張國語專輯《夢中情人》,也是在內地發行的首張國語專輯而再次紅了起來。在臺期間,張衛健接連推出了三張國語唱片,還獲得臺灣"十大偶像"票選第八名。

這時張衛健已經在臺灣有不錯的發展,TVB那邊打電話來問他,愿不愿意履行最后一部戲的合約。當時張衛健的經紀人還是他的二弟張衛彝,弟弟覺得《西游記》這個項目一定能紅,就勸他接下了。后來,該劇的收視率高達40%,為“TVB”創下廣告費及版權費兩億元的進帳,張衛健再一次起來了。

null


只是令人唏噓的是,二弟張衛彝在2006年3月得了狂躁抑郁癥,被張衛健報警送到了精神科,后來還惹出了許多事端。比如開記者會聲討張衛健拖欠經理費,不讓自己見母親,逼自己簽文件放棄財產,最后還說張衛健吸毒等等。

而遭受弟弟指控的張衛健,只說了句:“我已經盡力了”,后聯合媽媽一起發了則澄清的聲明,否認了弟弟的指控。直到今年年初,張衛彝不幸暴斃,才算是結束了這場鬧劇。

null


話說回來,當年在二弟的勸說下所接的《西游記》,由于第一部的反響很好,一年后TVB準備籌拍第二部。由于第一部拍了半年多,張衛健只拿到九萬港幣的片酬,所以在準備續集的時候,張衛健提出加片酬。這個在張衛健看來是很合理的舉動,卻惹怒了制作人。

當時制作人嘲諷張衛健:“多少錢?衛健,你不要以為你演完孫悟空,在香港很紅。我告訴你,你在中國內地的知名度是零。送你一句話吧,記住:你的臉上沒毛呢,你是不值錢的。”

null


結果tvb不僅沒給張衛健漲片酬,還將他雪藏。可是禍不單行,被雪藏的張衛健此時炒房失敗,戶頭里只有2000塊,還背著巨額的貸款,即將申請破產。好在劉德華簽下了張衛健,在了解情況后,幫他付了貸款,給他找戲拍。

這時張衛健的心里一直回響著制作人對他說過的話,他要向對方證明,自己就算頭頂沒有一根毛,也同樣有價值。就這樣,張衛健決定放下香港的一切成績去北漂。在北京的那段時間里,他告訴自己,只有努力努力再努力,才能夠有所成就。

1999年,張衛健來北京的第三年,他迎來了北京40年以來最熱的夏天,也迎來了翻紅的機會。他主演的古裝武俠愛情劇《少年英雄方世玉》,收視率達24%,打破“亞視”節目的收視紀錄。

null


第二年,他又接拍了王晶執導的古裝武俠劇《小寶與康熙》,在香港播出取得了最高46點收視成績。那句“涼風有信,秋月無邊”至今還廣為道哉。同時還推出了專輯《我不是張衛健》,主打歌《你愛我像誰》一舉拿下勁歌金曲冠軍。

null


緊接著《機靈小不懂》、《方謬神探》、《少年張三豐》……張衛健就像開掛了一樣,達到了事業的頂峰。

可是13年的時候,張衛健在劇組接到電話,聽說母親溺水,被救后呼吸一度停頓,再加上妻子接二連三的流產,張衛健驚覺沒有什么比家庭更重要,便逐漸減少了自己的工作安排,逐漸消失在了大家的視野當中。

直到12月27日,他否認自己不再拍戲的傳聞,才讓大家放下心來,那個機靈可愛的老男人,還會陪著觀眾一年又一年。

null


海子有句詩很適合張衛健——在黑暗的盡頭,太陽扶我站起來。

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在為自己的不完整而感到痛苦,繼而費盡心力去補足。

對于張衛健來說,人生更像是一場廝殺,如果人真的可以逆天改命,那唯一的途徑或許就是像張衛健這樣,用堅強的意志行走。

玛雅幸运轮救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