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補貼、高成本,普惠幼兒園瓶頸待解

文章來源:人民政協網
字體:
發布時間:2019-06-24 00:00:00
訪問量:

普惠性幼兒園瓶頸待解

5月24日,幼兒園小朋友在甘肅省平涼市科技活動周“科技大篷車”主題活動上被一款機器人科普展品吸引 楊昕攝

◆ 在低收費、低補貼、高成本的情況下,普惠性民辦幼兒園投資熱情低、通道窄,且面臨質量隱憂

◆ 民辦園投資乏力加劇“入園難”

?從政策看,目前新建營利性幼兒園的審批通道已基本關閉

?從政府補貼水平看,如果投資者想新建普惠園,恐怕無法收回成本

?與此同時,政府公辦園的增長速度也不盡如人意

適逢幼兒園報名季,“入園難”“入園貴”等問題再成焦點。河南鄭州,甚至出現家長為搶學位大打出手、普通民辦幼兒園招生現場引來110出警的情況。

為解決學前教育緊缺問題,國家相繼出臺多項措施增加普惠性幼兒園供給。去年11月,國務院印發《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下稱《意見》),明確要求“到2020年,全國學前三年毛入園率達到85%,普惠性幼兒園覆蓋率(公辦園和普惠性民辦園在園幼兒中占比)達到80%。”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在人口千萬級的鄭州調研發現,在低收費、低補貼、高成本的情況下,普惠性民辦幼兒園投資熱情低、通道窄,且面臨質量隱憂。加之公立幼兒園增長瓶頸,學前教育可及性值得重視。

民辦園投資乏力加劇“入園難”

經歷了雨中通宵排隊、幾次沖突、數次被告知報名暫停之后,家住鄭州市中原區的寇勇,終于聽到女兒報名成功的消息。此時,他已經“人肉”排隊苦苦等待了33個小時。

寇勇所在的盛潤錦繡城是2017年建成的新小區,共有居民16000人。小區只有一所民辦幼兒園。該園由開發商投資配套,沒有特色教學項目,保育費卻高達近3000元/月。即便如此,家長仍趨之若鶩。

家長陳慧說,這個價位“對我們來說已經是天價了,但能報上名就必須要上,否則孩子可能就沒有幼兒園上。”

寇勇也表示幼兒園收費不菲,但“實在沒有別的選擇,家長們呼吁很多次,但沒有人愿意來投資建園。”

據本刊記者了解,增量不足仍然制約著孩子“入園”。中國幼兒教育協會委員郭寶玲表示,2017年出臺的《河南省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建設管理辦法》規定,居民數量達到5000人以上小區,至少應建一所幼兒園,但有些15000人以上的小區實際只有一所。“家長們為什么排隊?就是這個地方人口密集,幼兒園又不夠。”

旺盛的學前教育需求理應吸引更多投資者,但相關投資者表示,考慮到目前審批政策和政府補貼水平這兩個因素,短期內無意追加新的投資。

從政策看,目前新建營利性幼兒園的審批通道已基本關閉。國務院明確要求,小區配套幼兒園應當由教育行政部門辦成公辦園或委托辦成普惠性民辦園,不得辦成營利性幼兒園。這意味著,新建民辦營利性幼兒園“幾乎不可能”。

從政府補貼水平看,如果投資者想新建普惠園,恐怕無法收回成本。比如河南省普惠性民辦幼兒園的獎補資金以年為單位計算,每生不低于200元,這樣的標準在全國尚屬中游,可與幼兒園高昂的辦學成本相比,“補貼可謂杯水車薪”,一名從事學前教育近40年的幼兒園經營者說。

鄭州學前教育投資者賈偉表示,幼兒園僅用地成本就動輒千萬元,“而且用地屬性復雜多樣,幾乎每個園都有不同情況。即使是小區配套園,也有不少需要支付租金和買地成本,再加上裝修,前期成本可達上千萬元。”

上述因素增加了投資成本與風險,很多投資者不得不棄投幼兒園,幼兒園數量增長乏力。

與此同時,政府公辦園的增長速度也不盡如人意。2011年,河南在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中提出,到2013年新建和改擴建公辦幼兒園數量4000所。但據河南省教育廳提供的數據,截至2018年底,河南省公辦幼兒園數量才4835所。

補貼不足埋質量隱憂

幼兒園在投資市場“遇冷”的同時,高額的日常開支也在為普惠性幼兒園的質量埋下隱患。

張吉麗是鄭州某小區配套幼兒園執行園長。根據國務院要求,她所在幼兒園必須轉為普惠性幼兒園。她最近發愁的是,幼兒園是否還要請工人修整園藝:“我們幼兒園過去以自然教育為特色,每月收費約3000元,平時園內植物也會根據課程設置調整,將來轉普惠的話,肯定請不起園藝師了。”

張吉麗說,通常幼兒園除了“標配”的每班“兩教一保”師資外,還需10至18名后勤管理人員才能維持正常運轉,如果要設置特色項目,所需人員就會更多。可按照鄭州的規定,轉為普惠性幼兒園后,他們必須把保育費降至1500元/月以內,同時享受政府相關補貼,但每年政府的補貼就幾萬元,難以維系現有辦園水平不下降。

降低運營成本,也就成為民辦普惠性幼兒園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多位民辦學前教育從業者表示,如果補貼資金不能維持幼兒園運轉,幼兒園只能極力壓縮成本,特色課程設置、環境營造、教師薪酬等都可能降低標準。

保利和樂教育某區域運營負責人表示,他們自己有地、有場所、有資金支持,情況可能還好一些,“但對一些小規模機構而言,降價的打擊可能是毀滅性的,他們會拼命鉆政策空子,甚至可能助長一些不合規因素滋生。”

本刊記者了解到,為發展普惠性幼兒園,北京市的生均財政定額補助標準1000元/月。在此基礎上,北京市朝陽區還會根據辦園質量對普惠園給予400~700元/生/月補助,另有租金等補助。

多地普惠園經營者對北京市的補助力度表示羨慕。鄭州市一名幼兒園園長坦言:“如果我們能拿到這樣的補貼標準,就沒有任何后顧之憂了。”

調動市場積極性確保普惠不降質

降低品質的普惠性幼兒園很可能遭遇家長“棄票”。

河南家長劉素經通宵排隊,曾拿到一家普惠性幼兒園的入園資格,可當一個收費是普惠性幼兒園3倍的民辦幼兒園招生時,她又排在了隊伍前面。劉素說:“那家普惠園小班也有三四十個孩子,老師根本顧不過來,整個園超過12個班,也沒什么特色。收費高的民辦園好歹有一些有特色的辦學思路,花錢買個放心吧。”

業內專家提出,普惠性幼兒園不能以降低質量為代價。教育主管部門應對班級人數、辦園規模給予更嚴格的管理,而不是有多大地就招多少孩子,教育部門在保留其特色的同時,應當垂直監管幼兒園的辦園場所、伙食以及師資配置,確保現有的《幼兒園工作規程》得到認真落實,并進一步完善督學制度。

在我國幼兒園總量中,民辦園的數量居主體地位。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共有民辦幼兒園16.58萬所,占比62.16%。在河南省城區范圍內,民辦幼兒園占比甚至達到85.21%。

業內專家建議,要多措并舉發揮民辦園在幼兒園普惠化中的作用,因地制宜確立民辦園的補貼標準;同時對普惠性幼兒園的指導價應適當留有浮動空間,在補貼不能及時足額到位的情況下,適當的價格浮動能給廣大民辦幼兒園以喘息空間,保證其生存。

隨著全面兩孩政策的實施和城鎮化速度的加快,學前教育的學位需求在可預見的未來還會逐年增長。面對幼兒園數量和質量難以滿足現實需求的矛盾,首都科技發展戰略研究院特約研究員孫翔棟表示:“人口規模增加是一個城市發展的起點,而不是終點,在解決入園難、入園貴問題上,應著眼于解決實際問題,給市場化手段以足夠重視。”(記者 劉高陽 雙瑞)

編輯:曾珂

首頁推薦
熱門圖片

新聞熱點

刊文精選

圖片精選

點擊排行

'); })(); 玛雅幸运轮救援彩金 江苏时时彩开奖号码 福彩组六最长 传奇国际电子注册送68 足彩进球彩怎么玩 河南快三推荐 江苏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建快3开奖走势图 山西11选五开奖结果 甘肃省福利彩票快3 河南福彩快三走势图 围棋棋谱 pc蛋蛋投注模式稳赚 十三水棋牌游戏APP 江西快3走势图基本 有玩天津时时彩平台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遗漏